首页 >> 游记攻略 >>神堂峪游记 >> 神堂峪穿越记
详细内容

神堂峪穿越记

 十一月26日,随山鹰走了一趟河防口神堂峪。虽然强度不大,但难度确乎称得上长城之最。这段长城的穿越号称“最虐的魔鬼穿越”路线,看来不是夸大其词。

    此前,很多领队召集过这个区域的穿越,但因为手头收集的资料有限,所以一直没有贸然参加。其实,就是这次参加穿越,事先所了解的情况也非常有限,所以,游记的写作还是感到有些困难。但既然已经参加,总得有所记录,是以有了以下文字,权作为对队友及户外朋友的一个交代。

    穿越回来后,认真分析了这段长城为什么被称为“最虐的魔鬼穿越”路线?感觉到最有说服力的事实在于这段长城是一般长城所不具有的“山险代城”,而所谓“最虐的魔鬼穿越”路线恰恰是这段山险。大家都知道,即使箭扣长城最险的鹰飞倒仰、天梯、横岭长城的火石岭口这些险要的地方,依然是修筑了长城的,而河防口至神堂峪段,中间两座山峰却没有修筑城墙。为什么?它本身太险了,天险的防御能力远远超过人工的城墙。用不着再劳民伤财地修城墙了。而天险能阻挡敌人,自然也对户外人的穿越构成了严峻的挑战!

    河防口到神堂峪距离并没有多远,只是这段路非常艰难。陡峭的山头、圆滚的山脊,绝壁断崖,一步一险,鲤鱼背到东高楼之间更令人生出华山一条路之感。以本人的体会,这段路之险,最主要的在于有好几处诸如鲤鱼背、第二高峰至东高楼之间那段攀岩的路,陡还在其次,关键是手用不上劲,没有借力处。虽然本人最终没有借用绳索,但对相当部分的户外朋友来讲,没有绳索的帮助,面对这些地方恐怕只能望而却步了。

 

河防口一神堂峪长城位置图(点击图片均可放大)

4c8518eahb2a6b84c72a1&690.jpg
怀柔长城示意图
4c8518eahb2a6b93ba418&690.jpg

1459957002221266.jpg

穿越地区10米等高线图及本次穿越路线
1459957002221266.jpg
穿越地区三维图(从正东方向俯视)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资料介绍:河防口,明长城隘口,因河设防,故名。据《方舆纪要》载:“河防口关在县北亓莲口东第二关也。口外为连云栈,又北为沙岭儿,隘窄不容马,防守较易。“又据《嘉靖蓟州志》载:“东北至大水峪关八里,西南至神堂峪关十里,水口数十丈,十马可并,内外俱宽。”《三镇边务总要》载:“河防口通大川,正关河口并东西两山墩空,俱冲。”从河防口天碑记载,明穆宗隆庆年间(1567-1572)时曾派河间三卫官军戍守。该口在清代也是通往丰宁大阁镇的口隘,关口南侧为河防口村,河东岸村中有城堡。永乐年间建关,明代属蓟镇石塘路管辖,开南门,门额上书“河防口”三字,关口及其附近长城已于1953年-1963年拆毁,城堡匾额尚存。1933年9月初,吉鸿昌、方振武率抗日同盟军由独石口南下,分别经河防口,亓莲口,大水峪口向南挺进,9月20日方部进入怀柔,23日,吉、放在怀柔会师!故河防口也是抗日著名关口。

 

    早晨七点二十从惠新西街南口出发,八点半即到达河防口村。天气不好,青龙峡方向的长城看起来模模糊糊。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准备上山的队友们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从下车点,穿过村庄,到河西岸,向北走不太远即到长城脚下。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登山起点的一个地标:树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长城正在进行修复,进入冬季,施工暂停,但物料还放在工地上。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资料:

    千龙网北京8月17日讯(记者李同非)重现明长城雄风、为雁栖湖添景。本市最大规模长城修缮,怀柔河防口段长城修缮工程今天正式开工,未来将一次性修缮3553米长城,预计明年竣工。  

    据悉,长城河防口段是明代在北齐长城基础上修建的,历经多年风雨侵蚀,损坏严重。本次修缮的河防口段长城东起玉皇顶,将一直向西修缮3553米,包括敌楼、敌台共25座。本次修缮工程计划分两年实施,总投资预计达4180万元,今年计划投资1200余万元,年底前计划修缮1700米左右。全部工程预计明年竣工。

    此次对河防口段进行修缮的明长城东起玉皇顶(俗称北斗峰),跨过111国道,一直向西修缮3500米,其中共修缮25个敌楼。

    在本市长城的修缮历史当中,一次性修缮这么长的距离还是首次。

    此次长城修缮工程,以抢险加固为主,集中力量解决面临继续坍塌或可能损毁的长城遗址抢险保护问题,排除险情、消除安全隐患,确保长城本体安全。对于因自然或人为因素导致残损,但已处于稳定状态的长城墙体、敌台等遗址,在确保遗址安全的前提下,以现状保护加固为主。

     据介绍,修缮后的河防口城将消除长期以来存在的严重安全隐患,重现雄伟的历史风貌,并成为雁栖湖的配套景观,使到雁栖湖周边游玩的市民到可欣赏到明长城的壮丽。相关部门还在考虑把河防口长城打造成景区,在完善道路、避险等配套服务设施后,或可对游人开放。

 

登上长城,俯瞰山下的111国道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队友们在雾气中进行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俯瞰山下的怀北国际滑雪场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我们将要穿越的路线上的各点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沿途的敌楼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西六楼,著名的“夹扁楼”藏在山凹里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史料记载,明清时河防口已是军事重镇,常年重兵把守。“夹扁楼”则是长城建筑史上的精品,据考是明代抗倭名将戚继光镇守蓟门时期所建。由于在山顶上受地形所限,夹扁楼建成狭窄的长方形,长边开三个箭窗,短边为两个,这样的形状构造在长城建筑中独一无二。

 

全队在夹扁楼合影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从夹扁楼西侧回望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这个银河谷不知是不是指滑雪场所在的山谷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回望来路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此行唯一一段还保留着的城墙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前方鲤鱼背方向所在的第一座高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队友们问:这么大的巨石,当时是怎么运上来的呀?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回望来路,我们已经翻过了几个山头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长城到此结束,此后完全凭山险御敌,也对我们提出了挑战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鲤鱼背,队友们战战兢兢地爬上天险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第一高峰北侧的山势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行走在鲤鱼背上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从第一座高峰下降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有队友已经登上了第二座高峰的下降处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后队还在下降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在第二座高峰下降处,我们意外地遇到了一位勇士,他叫何枝珽,广东茂名人,从去年十一月开始,分两次沿长城从嘉峪关坚持走到现在,他的目标是山海关,他要凭双脚纵穿万里长城。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队友与何枝珽合影留念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队友们对他的壮举赞佩不已,纷纷把能拿出来的食品,饮水送到他的手里。水、牛肉、鸡蛋、巧克力及一些零食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何枝珽留下了他的电话、QQ号和微博地址,然后和大家挥手告别,继续他穿越长城的行走。

后队还在下降过程中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翻过第二座高峰,敌楼又出现了。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队友们要在这里午餐,我则想到东高楼再吃,于是一人沿山路前行,但前边的路实在太险了,这里是鲤鱼背之后又一个险要的地方,路是看到了,但试了几次,一个人很难攀得上去,几个象是路口的地方都试了,没办法。只好铩羽而回。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在险要处回望第二高峰及重又出现的敌楼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回到第二高峰南侧的山顶,回望刚才没有爬上去的那个地方。路在巨石的裂缝里,垂直角度约八十度,两侧基本没有可以借力的石棱石缝。自己上不去,只好在这儿先吃口干粮,等大队上来,看怎么才能攀上去。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大队在第一个敌楼午餐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吃过饭的前锋,立即就通过了我刚才没有通过的地方,看他们矫捷的身手,真得慨叹自己老了。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看着年轻人轻易地攀上险路,我也把手杖收起,观察地势,然后施展蹬、爬、扳、撑、跪等所有可以用到的姿势,艰难地攀上岩顶。唉,如果我年轻二十岁,恐怕也不至于费这么大劲吧?

 

回头看其他队友上攀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攀上岩顶,路基本比较平坦了,在前方不远,又出现了单边墙。万里长城借用山险结束了。

 

队友们朝目的地前进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过东高楼不远,有一段保留还算不错的长城岔向神堂峪方向,手台询问山鹰,告知继续沿单边墙前进

 

从南侧看岔出来的这段长城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山下的神堂峪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历史上神堂峪为京畿要塞,目前保存阴修建于明万历年间的屯兵城堡遗址。这里曾发生过令人震惊的"龙潭惨案"。

    1940年至1945年间,抗日斗争烽火在长城内外愈烧愈旺。自1941年秋开始,伪满和伪华北的敌人,纠集了万余日伪军,开始对长城沿线的山地、村庄进行频繁残酷的“扫荡”。敌人强迫百姓“集家并村”。制造“无人区”,妄图隔离共产党及其领导下的八路军与百姓之间的血肉联系,达到消灭八路军的目的。

    1945年3月27日,驻守大地的日军,纠集伪满汉奸300余人,对粉头梁南的沟沟岔岔实行疯狂野蛮地网式围剿,敌人窜入八道河崖子峪沟,交界河北沟,五道河西沟等地烧光、抢光后,对手无寸铁的百姓进行残酷地毒打、驱赶,敌人将搜捕的27名百姓赶到龙潭西南坝台上,架起机枪,对准被迫跪下的百姓,当场打死15人,这就是骇人听闻的“龙潭惨案”。

    龙潭惨案幸存者李福生当年仅7岁。他介绍了惨案的一些情况:“有一个特务杨德泽,化装成买炭的,他经常往南驮炭,目的就是打探情况,看百姓都住在哪。”当时他家和大伯、叔叔三家住在五道河西沟一个偏僻的小沟里,自搭草窝棚住着,在山上开荒、种地、采野果,艰难地度日,还以为自己住得很隐蔽了,但最终也没逃过特务杨德泽的眼线。“这个特务第一次路过我家,我正在院子里喂马,父亲、母亲也呆在家里。杨德泽进了院问:‘你们这用不用粮食呀?’父亲说:‘用,你能弄?’‘我是卖粮食的。’又过了两天,杨德泽给买来30斤棒子粒放到家里。但没想到,他第三次来就是直接来骗我们了。”1945年3月27日,天刚刚亮,日本兵、伪军等上百人就摸进了山沟。特务杨德泽带着七八个伪军和一个日本兵,第三次到了李福生家,当时,李福生的母亲由于腿受湿潮正长疮,腿脚不好。后来,李福生就和父亲母亲被敌人赶到了龙潭,那里已经聚集了20多个人。李福生介绍,一般说来,这种残酷的杀戮是很难逃脱的,但敌人的机枪手是个伪军,他救了部分百姓。

  李福生说,那个敌人的机枪手在石头上架起了机枪,距离百姓二十几米。“我后来知道这个机枪手叫冯吉,当时他站起来对翻译官说:‘我要喝点水。’就走到人群的后面的泉眼处,小声地对我们说:‘等我一会开枪时,你们就赶紧趴下。’然后他假意喝了点水,回到架机枪的地方。”

  李福生回忆说,冯吉第一次扫射,把枪口抬得太高,子弹全打到人群后面的山崖上,一个人也没死。“两个日本兵发怒了,就给了他一枪把子,还踹了他两脚。第二次扫射,听见冯吉说话的全都躺下装死了,死了大约十多人。”

  敌人扫射完就匆匆离去了,按李福生的猜测,是因为这里是共产党的游击区,日伪军怕枪声引来游击队。但没想到,一位装死的母亲把孩子压在身底,用奶头堵住孩子的嘴,敌人走了后,她一松手,孩子就哭出了声。走在最后的一个伪军说:“还有活着的。”于是敌人又返回来,用步枪在人群中补了几枪,又打死了几个。

据史料记载,龙潭惨案被抓住的群众有24人,其中当场打死14人,后来还有受重伤的也由于医疗条件差相继死去数人。

 

前队已经走到了单边墙的尽头,再前行已经没有路了。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后队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我们选择单边墙尽头南侧的一条小路下山,这条路非常陡,荆棘丛生,乱石不断滚落,一块狗头大的石头从我身后飞落,幸好只擦到了我的脚后跟,如果砸在头上,恐怕今天我已经躺在太平间里了。

 

这是我们最后下降的路线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下午三点,全体队员35人全部安全下山。这是我参加的活动中最完美的一次。因为我走在前队,不知后队在鲤鱼背和曾困住我的那个地方是否使用了安全绳索。但不管怎么说,这是一次成功的穿越,完美的穿越。不过,以后组织这样的穿越,务请领队严格审核报名队员,恐高,体弱的朋友是绝对不能参加这样的穿越的。

    这次穿越,“老翟”大哥以六十二岁的高龄,褫夺了我每次最年长队员的资格。看他如此强健的体魄,真得令我羡慕不已。

 

 

队友照片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与何枝珽合影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塞尔维亚小伙子尼克,他也是今天三十五位队友中的一员
河防口神堂峪穿越记

 

 

附:何枝珽日志摘抄:

(何枝珽日志地址:http://www.doyouhike.net/city/guangzhou/8/499700,0,0,1.html)

(何枝珽微博地址:http://t.qq.com/h32t31/)

 

  

    以下是何枝珽日记摘抄。我从头至尾读完了小何的日志,我不怎么留意他一路上记录下的山川景物,而更注意他一路上所经历的世态炎凉,所遭遇的温情和冷漠。他以二十九岁的年纪,冒着如此大的风险,以顽强的毅力穿越万里长城,这让我们这些所谓的长城爱好者真得很赪颜。(摘抄内容有删节)

 

“千里走单骑,仗剑行天下”

 

2010.11.20 行第1天,起行仪式

 

2010.11.24 行第5天,古城林场求水,获赠大饼

行许久,见一人家。夫在树,妻在地,问,原是摘枣。与之取水,得,并获大饼,此为善耳,涕零。置手机与电脑充电,助二人摘枣。约二刻,合照,互留电话,谢别。

 

2010.11.29 行第10天,渡正义峡

吃完泡面,收拾正准备离去,遇一男子,了解我们的行程后,邀请我们在他家住一晚。见天将近晚,欣然前往。他从店里买了酒,花生。在他家,谈天说地。意外,他妻子不同意,且请来了他父亲。父子二人一阵矛与盾。

见此情景,我与AD二人决定离去。

已是夜间8点后,二人戴着头灯,打着手电,沿县道往东南方向而行。路上一边走,一边寻找适合的扎营地点。

将近10点,在沙漠边缘一矮林中撑起帐篷。

我问,这样算不算被人赶?AD答,有点像。

大笑。

此前在暗门村借宿,是女人同意而男人反对。现在是男人同意而女人反对。

一番分析,推测,假设后,二人睡去。

 

2010.12.13 行第24天,第一次下雪

中午出得宾馆,发觉天空中正飘着雪,很是新奇,虽然不大。听当地人说,这种情景还不算真正下雪,那应当是很大很厚的。

整个山丹城区的街道走向,建筑分布在定位仪上显示得一清二楚。我喜欢这种运筹帷幄、大局在胸的感觉。

二人冒雪前往山丹邮局,将非必须的物件如衣服、手机、水杯、登山杖等寄回广州。背包轻了许多,轻装上阵,心情别是不同。

临黄昏,气温更低,手不能离开手套超过1分钟,冷得流鼻涕也顾不上取纸币擦。在路旁裸手使用定位仪,被风吹了一阵,非常疼痛。

一路上,也许是因为连续走路,虽然背包变轻,但休息得少,很是疲惫,双腿发酸。在低温的环境下,这一切更显得糟糕。我意识到,艰苦的日子即将到来了——这是我想要的,来吧!

 

2010.12.15 行第26天,冰天雪地

昨晚风夹着雪在帐篷外吹了一夜,幸得我先见之明,已提前把睡袋修好,脚部垫了一条裤子,睡垫下加了一层塑料膜,一夜还算暖和。本来计划早起,但调好了的闹钟在吵醒AD后被他按掉,于是我没听见,将近9点才爬起。打开帐篷,外面已经换了一个世界,银装素裹,茫茫白雪铺满大地,太阳黯淡无光,天空中尚在轻轻的飘落小雪。包内的水已全部结冰,无法使用,抓了一把雪放嘴里,权当漱口。一夜冰冻,馒头已坚如磐石,苹果里面的水份亦已结冰,咬着硬硬的,连甜夹冻。IPH拍照需要用手触摸,拍了几张雪景后,因为低温,短短几分钟手就发痛。

在高速旁的一小村子购买食物。临离开背起包时,店主为我整了整衣领。

进村,遇到何继武,说明来意,他同意二人借宿。感激不已。

李建国是一位双目失明的老人,与妻子一起打理一间小店。在火炉旁,二人双手迅速恢复,不再疼痛。大嫂把水烧开,泡着方便面让二人吃下。呼,这里有火的温暖,更有人的温暖。

李大哥给二人安排了住宿的地方后,边烤火边聊天。村民听说来了两个冬天出游的年轻人,纷纷来看看新奇。天南地北,一路见闻,小店里热闹非常。

晚近9点,别过众人,随李立国到他家。二嫂准备了美味的花卷、馍馍、苹果、香蕉、茶水等招呼二人。

 

2010.12.16 行第27天,西北民风

一大早,李二哥进房间,“冷不冷呀?”,并伸手摸了摸坑上的床垫。他早上外出放羊,中午在外吃随身带着的干粮,傍晚才回来。

在李春燕与李海燕的帮助下,我洗了个舒服的头。AD在旁羡慕不已,大叫,“不行,我也要洗”。

早餐的花卷,是很美味的食物,连吃4个,饱嗝。

在冬季,除放牧外,这里的人们较少外出耕作,时间相对空闲。姑娘们心灵手巧,会制作鞋垫、刺绣等精美衣物。李二嫂子拿了两双鞋垫,我和AD一人一双。

两姐妹现场做“卤肉搓片子”,AD亦参与到其中,现学现卖,谈笑风生。

很饱。

李春燕叫我们多留一天,打算带我们到附近结了冰的水库玩。很乐意,但时间不够,我们在赶路。

到何继武家拜会道谢,合照,互留电话、QQ,盏茶后离开。

李大哥装了几个馍馍,让我们带着路上吃,并送了两个打火机,吩咐我们路上烤火取暖。

中午12点多,在众人相送下,致谢道别。

我与AD带着一份温暖离开。沿长城爬上山顶,回头望去,他们似乎仍在村口。

一路酸甜苦辣,这一次的遭遇,在记忆里留下西北淳朴的民风与遇到的好人中具有代表性的几个人物。

 

2010.12.24 行第35天,

在这沙漠的边缘,已看不到长城的痕迹。往南,雪越下越大。经过前晚歇息的那间小商店,又进去泡面,补给食物。

这次是一位阿姨,她听老头子说起我们的事,感到很心疼。她有两个儿子,大的参军退役回乡做生意,小的正在念大学。临离开,她叮嘱我去坐车,早点回家。我笑着不说话。“不听我话,下次就不要你来了”,她说。

几个小时后,在扎子沟离开S211省道,进入沙漠。长城应该会出现在明天的路上。

地上一层积雪,二人将雪拨开,铺上一张棚膜后扎营。

今晚是平安夜,会有很多男女相聚,也会有很多男女在论坛中宣称寂寞。

 

2010.12.30 行第41天,信念一丝动摇

冷风从房子的那边吹入,这边吹出,半夜醒来许多次。

休息时,啃着大饼,混着咬碎的化成冰块的矿泉水。气温本就很低,吞进肚子的冰吸收我体内的热量,身体内外都冷,让我不停发抖,甚至让我信念有一点动摇。

约4点时,腹痛如饺,这是行程以来最艰难的忍耐。最后,钻进省道下面的一条水渠隧道里。

傍晚,到达大靖镇镇区,在一小旅馆住下。晚餐时,一中年人过来聊天,说到去年走完长城的挪威男子罗伯特,经过这里的时候,是他带的罗伯特去网吧,与我们住的是同一间旅馆。

罗伯特是挪威人,一个癌症研究组织的成员。

中年人对我们的行动表示支持,他认为,完成行程,这会是人生中一笔巨大的财富。经历了途中的种种,以后做什么事情都会成功。

 

2010.12.31 行第42天,缘分是许多巧合的交叠

早上,隔壁房的年青人走错房间,进来一个的意外的表情。中午下楼吃饭又遇上他。

他是一位货车司机,带着弟弟外出营生,走南闯北。道别时,他非常热情的邀情我们坐他的车,搭我们一程。我们的计划是一路上一直不坐车,于是表示感谢后离去。后来,在离开镇区几公里后,他开车同向经过,又认到了我。

唐晨天开着一家餐馆,5点35分,我们在他家晚餐后住下。他告诉我们,这里往前40公里没有旅店,留下来是正确的选择。

起初,他甚至要把主人房间让出来,令我们好生感激。

今天是2010年的最后一天。这一年里发生了许多事情,我作出很多抉择。除了其中一个我不能确定对或错,其它的,都会是正确的。

 

2011.01.01 行第43天,元旦,飘雪

早上8点几,唐晨天过来敲门问候。

用过早餐后,谢别上路。

这里的地形,需要爬山,虽然不高,但起起落落,不时出现失重水土流失形成的深谷。这种环境,令速度大大降低,几个小时后,路程没走多少,而双腿却开始觉得负荷渐重。

2011年的第一天,收到了许多朋友的祝福,知名的,不知名的。

傍晚,下起轻飘的雪,很是好看。不知道在当地“小雪”是什么样的慨念,而这下着的,是目前遇到的稍大一些的雪了。

但这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正在刮风,下雪,低温。

良久,摸索着在一小峡谷的里停下,由于这里比较避风。此时,天已全黑。

二人一边发抖一边扎营,雪沙沙的落在帐篷上,手被冻得生痛。

今年第1天,我要在这种恶劣的天气下睡在野外,这是自导自演的。不过,经历了这种种,以后的一些困难也许真的不再是困难了。

这样的经历与体验,亦非轻易可以得到。我这样安慰自己。

 

2011.01.03 行第45天,养兮身教,营兮扬善

雪还在继续飘落,气温很低,AD双手互抱,走在后面。

中途经过一个破落的小村庄,稀落的几间房舍,和周边几块农田,这种情境下,几株高瘦的树显得很是特别。附近一带似已无人居住,一片荒凉。

午餐是剩下的4块蛋黄派,一只大饼和四分之一支水。没有饱,口渴。

下午4点多,饥饿、彼惫一同袭来,双腿酸软。

八道泉中学对面的一间小商店里,面包、水、火炉,这一切非常符合我们的期待。老板是一位年轻的母亲,在经营小店的同时,照顾2个正在上学的儿子的生活。

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她谈吐不俗,与小店老板的身份不太相称,和所见过的多数老板的形象相差较大。

也许,她留在这里,照顾和教育儿子的目的,远远要大于打理小店的生意。在牺牲面前,更显母爱的伟大。

临离开时,不知为何,在我提醒下,她仍然少收了5角钱。

7点左右,到达景泰县区中心,在一间旅社住下。

这里的主人是一对夫妻,热情大方,言谈间,能感受到他们的善良。

了解到我们的经历,女老板在感叹后给了优惠。

 

2011.01.04 行第46天,网络那一头,王远

自小到大,我的每一次春节都是陪伴在父母亲身边渡过,这一次,也不会例外,尤其是在如今他们年事已高的时候。

无论时在哪一年,我身处何地,无论我在做什么,跑离有多遥远,我想,每到春节,我都会出现在你们身边,我的父亲母亲。

父亲是一条汉子,他的品德和能力,使他小有声望,是我的榜样。

母亲含辛茹苦,美丽而善良,在我的童年中占据了许多记忆。

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春节的前不久,是母亲的生日。这一天,她的儿女会从各方汇聚家中,向她祝福,感谢她的哺育之恩。

因此,我的行程会在宁夏暂停。想到临近春节的火车票,我有一丝顾虑,不能确定,当到达宁夏中卫后,我还能否顺利成功的购买到车票。

这件事我需要万无一失,于是在旅馆多逗留了一天。

从网络上,结识了一位宁夏的兄弟——王远。

在我到达中卫的前两三天,他将为我提前购买中卫往广州的火车票。

 

2011.01.05 行第47天,夜宿五佛寺

在这里,长城消失,不见踪迹。也许它已在风雨侵蚀的岁月中老去,或者在县城开发的过程中被毁灭,当然,也不排除它还存在着,但我们没找到的可能。

我对AD说,“接下来的日子,你会在零下10度至零下20度的气温中,沿着黄河步行约7天的时间进入宁夏,这样的机会可能不会再有第二次”,AD脸上露出振奋的神色。

我们决定往东20公里,从五佛乡沿黄河向东北方向进入宁夏。从地图上看,这一段路程长城的位置和走向都与黄河吻合。确实,长城建在黄河边,易守难攻,符合军事上的一些规则。

时近中午,向老板表示感谢后离开。

在旁边的面馆午餐时,引起胡先生与齐先生的注意。了解到我们的行程后,胡一边感叹一边表示敬佩与支持,并希望继续关注我们的旅程。我给他留下了QQ号码。

酒枣是当地的特产,以红枣加酒侵泡制作而成,滋血养颜,是益于健康的补品。

在吃面的当儿,胡先生让小孩把他们带着的酒枣用碟子装了拿到我们桌上。口感挺好,味美,略带酒香。

吃完面,胡先生又让我用袋子装了些酒枣,说“带着路上吃”。

握手道谢辞别出城。

素未谋面,萍水相逢,却会如此招待,或许是由于相同的喜好与追求,以及对信念、精神的认同,而西北人们的好客与热诚,亦由此可见一斑。

往东,遇一的士司机,他用半生不熟的粤语问我们来自哪里,往哪里去,自称走南闯北,到过很多地方。不知他是否打算让我们当乘客,但言词间夹着粗话,甚不礼貌。话不投机,二人即行离去。

下午,一私家车带着小孩同向经过时停下,表示可以载我们一程。说明情况后婉言谢绝。

这一路,总有许多人打开大门,伸出双手,给予我们温暖和力量,或精神上,或物质上。

 

2011.01.06 行第48天,心中有愿,男儿折腰屈膝

。。。。。。

晚餐后盘点,我们的食物不够,剩下一餐,而地图上显示要两天后,才会遇到人补充食物。事实上,黄河对面是一个村庄,往前是大庙,但我们无法过去,只能望庙兴叹。

可能,在下午经过渡口时,没选择过去对面,是由于二人内心深处都隐约有着另一个目的。

 

2011.01.08 行第50天,别了,甘肃

一餐的食物,被分成了五餐,吃饱是一种奢望,只求保持体力。幸而路上不时会有野果摘以充饥。

今天下午,就能到达南长滩,补充食物。

这里是甘肃与宁夏的边界,黄河将南长滩与北长滩隔开,北属甘肃,南归宁夏。

虽然称为黄河第一村,但这个村庄并不大。由于高度封闭,把消费者都圈在了村里,有了市场,自然也有了竞争。多达三间的商店出现,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屋里热闹非常,像聚会一般。但这一切却于我们无关,饿了两天,我们只知道吃。

商店的数量多,但店里东西的品种不多,里面没有像蛋黄派,瑞士卷之类我们钟爱且私认为相对高端一点的食品。这些东西好吃且方便带走,但价格稍高。

可能,这和村里的消费水平和习惯有关。优惠,实在的东西更受欢迎。

二人泡了方便面和火腿肠……

泡面,在饥饿面前它已经不再是美味了——是美味中的美味。

狼吞虎咽过后,问及其它诸如营养快线,饼干之类的东西,发觉它们的价格与之前路上的相比高出许多,包括吃完的泡面和火腿肠。

老大爷,这是为什么呢?一把年纪了,您就这么残忍的破坏宁夏给我的第一印象。

辞别众人离村而去。

到了村北面的渡口,却发现没有人在,也没有电话号码留下。叫喊许久,试图引起对面村里人的注意,但半天毫无反应。

见此景况,我一阵沉默后,扭头问AD,“想不想试试再饿两天?”。AD说,“你想的话,我陪你”。

二人沿河往下游而去。

 

2011.01.11 行第53天,黄河边上一抹深黄,中卫城里几多丹心

这两天除了黄河水,两根巧克力,二人未进食其它东西。

疲惫,无力。

黄河边上有一间孤独的小屋,那是拓万梅临时的“家”。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儿女在中卫城里上学,夫君在别处牧羊,而她,则在此地拓荒,一住就会是十几天,才回城里一次。伟大。

我们把她的午餐——一小盘稀饭分成两份吃掉,接着,她给我们煮粥。

AD病了,躺在拓的床上休息,我走出屋外。黄河的水面上浮着薄冰,顺流飘去。我才意识到,早上他轻描淡写听似随口的一句”我似乎不太对劲“,并不普通。

情况生变,我问及周边的交通,拓说的士可以进入到黄河对面。

但是,手机在这里没有任何信号。

十分钟后,AD爬了起来,如我曾经所知的那般坚强。

与拓万梅合照,记下她的电话与地址,二人留下一点钱后离去,除了这样,没有更实在的方式可以表示感谢。

约两个小时后,遇到吴存德,我拦下了他运泥的大货车。

我们要提前进入中卫,AD的状态不能再长途跋涉。

在车上,吴存德给了我们一只鸡腿。他问二人,后悔吗?很肯定的,不。

许久,手机也有了信号。一些因素正在远去。

中卫火车站的旁边,二人在西部酒店安顿下,AD吃药后休息,我外出买车票。

通过网络,我向孙正贤、王远描述了这一切。

 

 

 

小记

这是一趟漫长的旅程。西起嘉峪关,东至山海关,沿长城步行游历,途中将经过9个省、市、自冶区。2010.11.16~2011.01.15,历时2个月,行程约1000公里,约占计划的1/4。除往返的火车,一路上完全步行,未搭乘交通工具。

在“千年极寒”出现的这一年,2个月内,经历了西北的戈壁,沙漠,低温,严寒,最冷的时段,人情冷暖,日出日落,冰天雪地,沙尘,各式人心,人物,形象,壮丽山河,经历许多许多……

一位先生的话,“这会是生命当中巨大的财富”。

这不是单纯的“旅游”,是为内心的宁静,为意志的锤炼,为一些普通生活中无法找寻的东西,为长城深厚的内涵所吸引。

这不是流浪,不是探险,不是玩乐,不是享受,而是,事业。

相比于注册一间公间,去赚许许多多的钱,享受安逸舒适的生活,或它更有意义。当然,这些放在一起没有冲突。

士农工商,科技、教育、军事、经济、政治、文化、慈善、公益,值得人去奉献的位置有很多很多。生命的高度,在于思想的高度。

长城,是中华灵魂的重要组成部份,但是,这个民族的脊梁正在消亡。在记者面前,我曾表示保护长城,宣传长城,我知道,在时间面前,它最终会完全消失,而我们剩下一种态度。在精神里,它一直会在。

曾繁荣昌盛、八方来朝的民族,步向衰落,而今,又再崛起,走向强盛。

 

至此,《长城记事》告一段落。但,仅仅是一段落。文章,尚未结尾。

何枝珽,2011年5月10日凌晨于广州龙洞。

 

 

长城,我回来找你了,我说过。

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兄弟AD由于时间的欠缺,不能继续行程。

在初中时代结识成为好友,我很清楚,一路上的艰辛,对他,对我都不是问题,但是时间,却非常宝贵。处在这个年龄阶段的我们,身后有着很多责任,对于身为家中长子的AD而言,更甚。

但是,我们的梦想不会就此搁浅,接下来的日子,会由我一个人去把它完成,虽然后面的路还超过全程的四分之三。AD,则在万里之外支援。

因为是独自一人,少了互相拍照的机会,因此记录人物在途中的照片会锐减。

在这个行程之前的平时,我其实很少写东西,所以,我拙劣的文笔也许不足以全面详尽的记录旅途中的一切。如果你对这些文字有兴趣,请把它作为游记来看,而不是作文。

行程停止了一段时间,但我奔跑的心,从未停止过。

这一次,我孤身在野外步行2月,沿长城跨越宁夏、陕西、山西3省,足迹遍及中卫、中宁、青铜峡、永宁、银川、石嘴山、惠农、平罗、贺兰、盐池、定边、吴起、靖边、横山、榆林、神木、府谷、河曲、右玉等19个县城,

曾夜宿沙漠、戈壁、山顶、河滩、水沟旁、废弃村屋,或善良质朴的村民家中。

一路上完全步行,从不搭乘凭何交通工具——这是在嘉峪关起行时,我与AD定下的规矩,现在虽一人独行,但规矩不会变。

一路上,我会记录下每天扎营的坐标,并且,微博上也会留下许多位置,给N年后的我自己回顾,也供同道中人参考。

整个旅程是个人行为,是生命的远行,内心野性的释放,不为名,亦不为利。游记与照片发布到网络上,仅仅是出于分享的目的,献给我的兄弟们,已认识的和未认识的志同道合的朋友们。

我一路上写下的东西不会取悦、迎合任何人,也不一定华丽,但内容会完全真实。至于有的人信或不信,我想,这是他自己的事,跟我基本上没有关系。

自甘肃省嘉峪关起行至今,累计耗时4月,进度位置已到达山西省右玉县西北部的杀虎堡,途中生成游记厚厚两大本,照片8000+张,视频一些。

如果你也热爱生活,爱自然,爱探索,喜追求,那,我希望后面游记的内容不会让你感到浪费时间。

 

 

2011.05.11 风起兮云飞扬,远行兮心未安

今天我将独自离开广州,踏上列车,目标是中卫,宁夏。

xx时xx分,火车驶离广州站。我坐在窗边,站台的支柱和人迎面而来,又擦身而去。我想起了AD,上一次,我们作为最后登上火车的旅客,手忙脚乱。

想起了父亲母亲。

沉默。单枪匹马的闯荡,我能做的,就是尽可能去预见有什么事情在后面等着我,去完成这种能看见天堂也能感受地狱的旅程,然后回来见他们,回来为心中已经绘就的蓝图染色。

——2011.05.15补

 

2011.05.13 重临中卫

下午,火车抵达中卫站。

我又来了,中卫,一个人,身后是AD在网络上看着我。

回头望了望身后车站大楼顶上的“中卫”两字,我觉得应该记录一下这个时刻。

向广场一个坐在自行车上的先生走去,说明来意,不料他犹疑了一会后,让我找其他人帮忙。我不知道为什么。

接着找了一位开三轮车的阿姨,她倒是大方的为我照了相,然后问我是不是沙坡头景区看沙漠,她可以载我去。

见时间尚早,我去了一趟旁边的网吧。本是想给手机加一些软件,没想到电脑有限制,itunes出错,反把手机上的东西大部份清掉。当真出师不利。

王远大哥是个斯文人,曾执鞭5年的教师。再次见面,很是亲切。

一道晚餐后,二人到高庙溜了一圈,沿街道夜游,回到广场,见一大帮年轻人踢键子,于是加入。

 

2011.05.14 浩淼黄河

二人去了高庙,鼓楼,黄河,香山公园。

王远提议我买一头骡子,一路上由它来背着大包,我可以落得轻松。

确实,这样对骡子对我都好,它的命运被改变,与我一起走天涯,而我可以把行囊让它来背负。HH。

可是,我没有时间来照顾它。终觉不妥。

 

2011.05.15 行第56天,人在苍龙背上走

行程曾经暂停了一段日子,这个第N天的计数似乎失去了一部分意义,但为了记录整个行程花费的时间,它还是一直累计下去。

13时25分,我离开饭馆,准备出城,向西折北,往中卫机场。可见的长城,就在机场的北面,亦是腾格里沙漠的边缘。

打电话给王远道别,无人接听,看来是喝多了。

到达第一个烽台,正休息的当儿,收到郝树军的信息,互相报告位置。

郝树军,网名寻城,是一位退役军人,家住河北省。听说他有一个不凡的计划,要步行走完中国历史上各个朝代的长城,这够惊人!

我与他的目的、计划和路线都不相同,但有一段路,我们是重合的,方向也相同。

我们计划在今天晚上会合。

彼此的位置判断,我与寻城大哥的位置尚有一天的路程,今天是未能会合了。

继续往前,天将暗,我在一个村子北面不近的空地停下。天已黑暗,我支起帐篷。

拿手机上了一会网,王远,杨琳,秋果,cc等人来问候,让我注意安全。cc很认真的说,要敬惕,不要睡得太熟…

第一次孤身在野外睡觉,感觉很是特别。我把匕首出鞘,放在头边触手可及的地方。

半夜醒来数次,明月当空,不远处有鸟叫声。

 

2011.05.19 行第60天,天作被,地当床

啪啪啪,雨滴撞在帐篷上,把我惊醒。天已亮,爬起一阵观察,雨不大。

稍后,雨止。把湿了的帐篷披在桥栏上吹风,以期变干。

正慢吞吞的吃东西,又一阵急雨袭来,忙不迭的冲出,把帐篷收回。罢了。

待启程,雨已止。

一个关键的问题,我手上没任何雨具,或挡遮之物。近日王远亦曾提醒,可能遇雨,而我仍未作任何防护。曾经的想法是,听闻宁夏地区一年里没几次雨,如果来了,就让它来吧。

现在,它来了。

雨不大,但有风助;风狂,雨增其威。

背包,睡袋,睡垫,衣服……

几乎所有东西,皆不同程度染湿。情况有一点糟糕。

为之奈何。

看钟,凌晨3点有多,这景况,怎生教得天亮?

半睡半醒的过了许久,是许久,天色渐明,风势减弱,雨止。看钟,时近6点,遂把帐篷撑起,安宁许多,又渐睡去。

 

小时候体弱多病,常打针吃苦药,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我孤身独闯天涯。

这里的土地,以长城为界,东属宁夏,西为内蒙古。

一会走在宁夏,一会又走在内蒙古,在一块碑记处拍照,这时收到父亲来电。

他知道我辞去了工作,一人在外闯荡。

我已有一段时间没打电话回家,他说,这两天打我的电话提示关机,不知我是不是遇到歹人,然后,又说找人介绍了一个女孩儿,让我去联系她。

电话说得我又是温暖又是愧疚。是的,离上次打电话回家,已经挺久了,久得惊动了他们。老大不小尚未成家,他对我的大事很是忧心。

可是,身在天涯,我现在既无时间也没力气去约会,随缘吧。

六点几,在一公路与长城交叉处,一车靠在边上,司机正在检修。在他示意下,我从驾座上拿走了一块面包。萍水相篷,这种友好是再简单真挚不过了。

附近有一牧场,前往。铁门处有一条狗,见生人来,狂吠,主人出。我希望投宿,她说家中男人不在,剩她与小孩,似是对安全稍有顾虑。此时,场内李老先生出现,经她引荐,我进入随李而去。

馍馍,馒头,面,米饭,罗卜丝,我吃得饱极,差一点浪费。浪费,那是万万不可。

李老先生年已六十有余,在这里,他负责给场里的工人煮饭。

 

2011.05.21 行第62天,贺兰山情结

张翼龙大哥出现,他来这里采摘药草。坐下聊了许久,他盛意邀请我到他家住一宿,说要准备些好饭菜让我补充一下营养。

时在下午,见天尚早,我婉言谢绝,互留联系电后,辞别继续上路。

一位好友曾以教训的口吻,直斥我万里跋涉这种举动的不当。君认为,一切应以家庭为主,努力赚钱才是正道,所谓正经事。

我认同并鼓励这种观念,因为家庭非常重要。同时我亦认为,自信是好事亦是坏事,执着与固执是一字之差。这是追求的不同,或亦是能力的差别。

 

2011.05.22 行第63天,北探三关口,夜闯西夏陵

撑着玉米杆,我走得有一点慢。

良久,前面与长城交叉的路口处突然停下一辆轿车。待近,对着车窗挥了挥手,我不知道里面是些什么人,但我很乐意这样去表达我的友好与坦荡。

车上下来一男一女,是段琛大哥与xx姑娘。

志趣相投的人很容易在一起,交谈很愉快,颇为投机。

兄从车上取下一支伴随他多年的黑玉手杖相赠,让我心中一暖。

随身的东西相当简单,我没有东西可送,倒是从包上取下一袋垃圾,让他帮忙带走处理。0_0

一道合照后,我带着兄的几支水又再上路。

我说了谢谢,但也觉得,同道中人的我们,彼此距离很近,感谢一类的话语其实是多余的。

兄给予的,除了手杖和水,还有支持与力量。

有了黑玉杖如虎添翼,但这七天来甘苦相共,24小时相伴的玉米杆亦不会被离弃,而是它多了个伴。

孤身在野外,相随的每样东西都有了情感。HH

。。。。。、。

见一位仁兄,正拿着石块观察,拍照。遂请他帮助留影。

这位先生是出游路过,上山一看。我忽的意识到,自己腰间挂着匕首,这般会面,不知会否吓着他。如果有,那倒是相当抱歉了。

一阵交谈后不久,他道别下山。

 

先跟各位说声抱歉,可能要等楼主胜利归来后再继续整理游记了,希望帖子不要沉下海底。


最新评论
请先登录才能进行回复登录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联系人:刘琦
职位:经理
联系方式:18701179569
手机:13810600968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技术支持: 探宝客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 | 管理登录